霜冷长桥

热爱文学作品,和观察世界,以及感受风流,认真读文科的理科生。

从来风花雪月动人,千里雨霁水天难分。

清晨在内科病房的窗外

怀念那风来的时光

【怨鸳鸯】 因使缘他两终相见,论对错人事怪无常,红缀绿鲜花着翠锦,难掩那一方荒凉,哥哥也,你何苦兀自怨鸳鸯,把真心话儿心里藏,早知那事变冲冠时,也一作痴狂。  【错将军】我也曾苦心营模样,我也曾顾她相周全,谁可料一朝算计终难避,只恁得作了糊涂郎。今日他插花骑高马,富丽登殿堂,方省他,原为今朝好相会,也罢早是天涯面,此刻无计可追留。

寒潭逐玉影,冷月葬花魂。-读《穆斯林的葬礼》

在12-08这天,我终于打开这本书,在这个略微觉冷的下午,花上90分钟,用5855字每分钟的速度读完了它,它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组员送的。

在穆斯林的话里,无常这两个字,竟然是我们在佛教中说的往生,也就是我们俗人说的,睡着了,或者说是,老掉了。可是居然是我们在诗词中常常提及的无常二字。

这本书以两条时间轴向前发展,分别表现的是主要人物韩子奇和女儿新月的故事,或者说是在那一种家国命运一体下的个人不能幸免的故事,他们两代人各自的爱情,价值,不同年代里的一一对应,伴随着那些无常对他们造成的影响,讲述着人生的选择和一些不能两全的故事。所以自然有一种悲哀在里面。

相比女儿新月,韩子奇的经历或许是更是坎坷,也更是有完整长度。他的人生几乎就是追逐着一个玉字,似乎从拜师学玉技开始他就没有了选择。开始是与师傅共刻玉器但是师傅无常突至,为了光复师傅的事业,他投奔仇家,暗学技艺,同样为了玉,也为了师傅的事业,他娶了自己的师妹,也是师傅的二女儿,壁儿,开始了事业的巅峰,在国难当头,他同样是为了保全玉器,抛家弃子,远度英伦,在此期间,他终于遇到自己生命中的第二个玉字,即爱情在他和妻子的妹妹,玉儿间产生,就此产生了很多的纷乱,然而是最后爱情在他对整个旧有家庭事业的责任下不得不走向终结,玉儿最终出走,他也在无追回的机会,只有爱情的结晶,女儿新月留存下来,在此后的余生里,他依旧追逐在玉的研究上,他与原配的价值观的差距是巨大的,但是由于是一起长大,对彼此的生活习惯都了解,所以最终维持了下来。

不过是最后他依然是悲剧的,他最后写给玉儿的信被儿子开看后付之一炬,这个时候,女儿新月已经病去,女儿的爱情也是坎坷,他们并无法得到父母的认可,并且她的病,也最终给他们的爱情最致命的打击,女儿依靠爱情延续了那么一段时间,用如花的岁月,表现出来月亮一样美好的少女的形象,到最后还知道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的故事,不得不说,这是值得庆幸的,年轻的生命定格在最美好的时候,悲剧之余也让人留有美好的记忆,相比她父亲的一生,她是爱情的结晶,最后也收获了爱情,还没有受过因父母之命的痛苦,知道了亲生母亲,知道了生命之初,也最终把人生定格,留下的一种永恒的味道,和纯净的形象。

所以最后时间轴交会在父亲之死,最终把故事推进到1979这个重要的意味着曙光的年份,玉儿终于回来,这时,她爱的人,她恨的人,子奇,新月,姐姐,都已经作古,在红楼梦式的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氛围里,反而是有一种纯净的对未来的无限期许,所有人最美好的时期,那些不朽的爱情都在一一苏醒,在那坟墓上,有一种人类的基型式的情绪—对未来的无限期许和美好向往。

所以,在这里,让读者感到悲剧色彩的“寒潭逐玉影,冷月葬花魂”的故事,也升华到一个更高的情感体验上来,使人得到更深的触发和体会。


寒潭逐玉影,冷月葬花魂。-读《穆斯林的葬礼》

在12-08这天,我终于打开这本书,在这个略微觉冷的下午,花上90分钟,用5855字每分钟的速度读完了它,它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组员送的。

在穆斯林的话里,无常这两个字,竟然是我们在佛教中说的往生,也就是我们俗人说的,睡着了,或者说是,老掉了。可是居然是我们在诗词中常常提及的无常二字。

这本书以两条时间轴向前发展,分别表现的是主要人物韩子奇和女儿新月的故事,或者说是在那一种家国命运一体下的个人不能幸免的故事,他们两代人各自的爱情,价值,不同年代里的一一对应,伴随着那些无常对他们造成的影响,讲述着人生的选择和一些不能两全的故事。所以自然有一种悲哀在里面。

相比女儿新月,韩子奇的经历或许是更是坎坷,也更是有完整长度。他的人生几乎就是追逐着一个玉字,似乎从拜师学玉技开始他就没有了选择。开始是与师傅共刻玉器但是师傅无常突至,为了光复师傅的事业,他投奔仇家,暗学技艺,同样为了玉,也为了师傅的事业,他娶了自己的师妹,也是师傅的二女儿,壁儿,开始了事业的巅峰,在国难当头,他同样是为了保全玉器,抛家弃子,远度英伦,在此期间,他终于遇到自己生命中的第二个玉字,即爱情在他和妻子的妹妹,玉儿间产生,就此产生了很多的纷乱,然而是最后爱情在他对整个旧有家庭事业的责任下不得不走向终结,玉儿最终出走,他也在无追回的机会,只有爱情的结晶,女儿新月留存下来,在此后的余生里,他依旧追逐在玉的研究上,他与原配的价值观的差距是巨大的,但是由于是一起长大,对彼此的生活习惯都了解,所以最终维持了下来。

不过是最后他依然是悲剧的,他最后写给玉儿的信被儿子开看后付之一炬,这个时候,女儿新月已经病去,女儿的爱情也是坎坷,他们并无法得到父母的认可,并且她的病,也最终给他们的爱情最致命的打击,女儿依靠爱情延续了那么一段时间,用如花的岁月,表现出来月亮一样美好的少女的形象,到最后还知道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的故事,不得不说,这是值得庆幸的,年轻的生命定格在最美好的时候,悲剧之余也让人留有美好的记忆,相比她父亲的一生,她是爱情的结晶,最后也收获了爱情,还没有受过因父母之命的痛苦,知道了亲生母亲,知道了生命之初,也最终把人生定格,留下的一种永恒的味道,和纯净的形象。

所以最后时间轴交会在父亲之死,最终把故事推进到1979这个重要的意味着曙光的年份,玉儿终于回来,这时,她爱的人,她恨的人,子奇,新月,姐姐,都已经作古,在红楼梦式的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氛围里,反而是有一种纯净的对未来的无限期许,所有人最美好的时期,那些不朽的爱情都在一一苏醒,在那坟墓上,有一种人类的基型式的情绪—对未来的无限期许和美好向往。

所以,在这里,让读者感到悲剧色彩的“寒潭逐玉影,冷月葬花魂”的故事,也升华到一个更高的情感体验上来,使人得到更深的触发和体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