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冷长桥

热爱文学作品,和观察世界,以及感受风流,认真读文科的理科生。

我想,要放下了。
没来由的想听这首歌。
听二胡与钢琴的缠绵和倾诉。
让我记得之前我们曾给予各自的那些美好的感受。
我们喜欢过,我必须要承认,这么一件事。
确确实实。
我以前曾经抱怨过那么多的变故,在我们之间,阻挡了我们各自的脚步,让我们的可能变为无。
我也曾经很想去找你聊天,想知道你的一切,在做什么,在哪里。
后来我知道了,尽管我们有过一些美好的感受,但都不是我们的将来。
什么一见钟情,什么追求,
钻营的苦苦支撑的结果不是好的结局,因为不自然,所以都不够真实,所以都错了。
我知道了一件事是没有我的生活你可以更加自由自在更开心呢!
我也知道了你也许并不在乎了解我,并不想知道我的一切。
你去旅行了,出门了,却不告诉我,也许是我的错,我没有问嘛!可是要我问吗?
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。
我想是我们错了。
我们幻想太多,记挂太多,却忘记了算计现实的坎坷,如风的狼藉的现实,我们忌惮太多,为自己想得太多,却忘记了对方也有衷肠要诉。
总之,我们都错了。
我们错在倾注太多,却输得一塌糊涂。
我好几天前遇到一个人,聊了很久,彼此都有话说,共同的爱好啦,兴趣啦,然而不久,他就要去上学了,多么无常,知音分别。
然而我们却没有到达知音的境界,我很想懂你,你不在乎我在何时何地,我不说,你不说,倒沦落到了钻营和支撑。
那么放下吧,你有你的前程和小世界,我也会开心。
再多的情感,如果让我们都变成了更好的人,我觉得适时处地的,不会有遗憾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